苏轼是“低情商大炮” 让老友家“河东狮吼”知名

苏轼是“低情商大炮” 让老友家“河东狮吼”知名
苏轼是“低情商大炮” 让老友家“河东狮吼”知名  苏轼:低情商大炮  杨杰  北宋第一大V苏轼是个斜杠青年,段子手/吃货/技能宅/兼职词人。在那一帮当官的文人中,他也是情商凹地。  元祐元年,丞相司马光逝世,葬礼那天正赶上朝廷百官参与太庙大典。大典完毕,苏轼跟搭档一同去吊唁司马光,却让程颐拦在灵堂外了。  程颐,便是和哥哥程颢开展理学的那位,建议“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”。他是葬礼的大安排,指着苏轼说,孔子说了,子哭则不歌,你们这帮人刚刚在太庙大典上听了歌曲,就不能哭了!  苏轼不论你威望不威望,立刻辩驳,哭则不歌不代表歌则不哭哦。没理程颐径自进了灵堂。  进是进去了,司马光的儿子却没来承受客人的吊祭。本来这程颐不让人家出来,说真实的孝子应该悲痛得无法见人,要哭晕瘫倒才对。  苏轼一听,讪笑程颐:“伊川可谓渣滓鄙俚叔孙通。”你程颐陈腐呆板,整个儿一个假学究!此句一出,弄得程颐脸红脖子粗。从此苏轼和程颐结下了梁子,相互屏蔽朋友圈。  苏轼有个好朋友叫陈季常,造了个金碧辉煌的大房子叫濯锦池,又养了一群歌伎。客人来了,莺歌燕舞地款待,相当于进了KTV,高端大气上档次。  陈季常的老婆柳氏是个狠人物,性格浮躁凶妒,每逢一群伶人欢歌宴舞时,就醋性大发。拿着木杖大喊大叫,狠凿墙面叮叮当当,让老陈很是为难。  苏轼瞧见了,蔫儿坏一笑,专门送了首诗嘲笑哥们儿:龙丘居士亦不幸,谈空说有夜不眠。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。  河东是柳氏的郡望,暗指柳氏。“狮子吼”一语来源于释教,意指“如来正声”,比方威严。拜苏轼所赐,这位老友因怕老婆出了名。  苏轼的情商低常常体现在说话不经过大脑,是个碎嘴子,想到啥说啥。他说朋友马梦得:“马梦得与仆同年月生,少仆八日。是岁生者,无富贵人,而仆与梦得为穷之冠。即吾二人而观之,当推梦得为首。”意思是马梦得跟我同年同月生,比我小8天。据我调查,这年出世的都是穷鬼,我和梦得是穷鬼中的穷鬼,但相较而言,梦得更凶猛,他是穷鬼中的战斗机。  他看了偶像韩愈的日记:“‘我生之辰,月宿南斗。’乃知退之磨蝎为身宫,而仆乃以磨蝎为命,平生多得谤誉,殆是同病也。”二人都是摩羯座的,我俩都很命苦,阐明摩羯座不是啥好星座。  他臧否历史人物:“汉武帝无道,无足观者,惟踞厕见卫青,不冠不见汲长孺,为可佳耳。若青奴才,雅宜舐痔,踞厕见之,正其宜也。”汉武帝这个人不咋地,一辈子就干了一件功德,那便是当着卫青的面拉大便。我觉得这个很好啊,究竟卫青这货一脸奴才相,当着他的面拉大便,真是各取所需。  苏轼不留情面,该说啥说啥,在考究难得糊涂、处世油滑的时代是一股泥石流。有一次他退朝回家,指着自己的肚子问下人:“你们知道我这儿面有什么吗?”  一个答复“文章”,一个说“才智”。苏轼摇摇头,他的美女至交王朝云笑道:“您肚子里的都是不达时宜。”苏轼赞道:“知我者,唯有朝云也。”  满肚子不达时宜,嘴下又不留情,体面也不多给,这样的人居然朋友还挺多,怪哉。  他和达官贵人交朋友,和贩夫走卒也交朋友,被贬黜的那些年,一路吃吃喝喝,游山玩水,看样子好像心境都不错,在控制自己心情这部分“情商”中,做得几乎鹤立鸡群。  那令他人高兴的那部分“情商”呢,他也没故意钻营,坦荡披露喜恶,不加言语润饰,毫无装腔作势之状,大约能了解的是真朋友,需求巴结的都是虚情假意的朋友,不要也罢。  现代交际礼仪有个大忌,慎用“呵呵”,这俩字在浅笑之外,引申出了轻视、无语、早点完毕对话之意。低情商的苏轼特别喜爱用它。他在给老友的信里写:“近却颇作小词,虽无柳七郎风味,亦自是一家。呵呵。”——颇有满意的神色,老子也不错嘛。  还有一次,那个倒运的陈季常接到苏轼的来信:“一枕无碍睡,辄亦得之耳。公无多奈我何,呵呵。”他跟老友嘚瑟,只要让我睡个好觉,填上你的词,小事一桩,呵呵。  有个这样低情商的朋友,你还真生不起气来。悄然转发一个《赶忙保存!进步情商的99种做法!》,保准让他喷个狗血淋头。